人懒
重温旧梦泪自流

全职爬出中
爱生活爱邹远,品人生苏大眼

cp杂墙头多
不会爱屋及乌,但会恶屋及乌
雷点高萌点奇葩
关注有风险,下手需谨慎
30 2

[伞修]知与未知-09-

为什么会觉得我在OOC大路上越跑越远……OTZ  都要结束了结果撒开脚丫跑起来了【x


私设有

不是傻白甜,但是应该不会很虐;w; 

↑以上都接受的话就往下看吧!ヽ(o・ω・o)ノ 希望大家能喜欢><




-[09]-

 

“哥,为什么不早点来见我们呢?”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苏沐橙这样问过。

 

那时苏沐秋双手握着咖啡瓷杯,手指在杯身上来回摩擦。

 

“想知道我之前的生活吗?”

 

谜底被揭晓的前一刻总是最紧张的,屏住呼吸等待着答案的揭晓,而表演者却总喜欢卖关子似的,不紧不慢地开口:“我小时候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十四岁那年从孤儿院出来自己生活……”

 

靠着做游戏代练为生。出来前几个月在网吧过着没日没夜的生活,终于攒够了钱在老城区租了一间几平米的屋子。

 

“可能是因为天赋吧,我游戏打得不错,赚得钱也足够维持生计,可我还是觉得少了些什么。有时候我真的不明白我将来要做什么,我为了什么这么拼命,可是我想活着。活着有时候也是一种坚持下去的信念,因为我一直相信,只要活下去,我就会知道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曾经是为了妹妹,为了叶修,为了荣耀。只要想到这些血液便开始沸腾地叫嚣着要流动下去。

 

“直到两年前,我想起了所有的事情。我的身边应该有一个叫苏沐橙的妹妹,在这一年里我应该相识最让我骄傲的叶修。包括——十八岁那年,我应该死去。”

 

这是他们曾一起走过的路,只是这次只有苏沐秋一个人。

 

“知道吗,刚恢复记忆的时候,每天都在害怕。我开始怀疑我自己,我到底是谁。我不敢和任何说,不敢来见你们。自己都不相信的事情,你们怎么会接受?

 

“我的人生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了同样的经历,说不定在十八岁那年,我还是会不可避免地死去。”

 

这并不像从前的苏沐秋,那个会一往无前地向前冲的苏沐秋,不畏惧失败不低头于命运的苏沐秋。或许是黑夜里那片穿不透的迷雾,或许是潮湿的屋子里鼠类的悉悉索索,或许是在拥挤的人潮中随波逐流。

 

“可是真的好想你们。”

 

带着黎明的微冷,弥漫在潮湿空气里的尘埃。雾霾下掩住了什么,隐隐约约地立在那一边。这里是冷的。

 

那些没来得及实现的梦想,那些没能遵守的诺言。那年一深一浅的脚印,被风吹过填满的沙。那年指尖缠绕的连绵,被雪覆盖后僵硬的痛。

 

不甘心啊。

 

“所以我下定决心,就算我不知道这一切的原因,既然我在这里,那我要活下去。这次是为了我自己,为了我们。”

 

破晓的那一刻光投遍大地。重新拥有感知的指尖微微颤抖——这温暖的触觉。

 

 

所以——

 

“你在害怕什么呢,”门外传来苏沐秋干净有力的声音,“对于死亡的恐惧我都克服了,你还在害怕什么呢。”

 

那个毅然离家出走的叶修,那个为了理想甘愿放弃的叶修,那个笑得张狂不可一世的叶修,那个手捧奖杯万人瞩目的叶修。是因为台下少了一个人的掌声吗,是因为身边缺了一个人的作战吗,是因为沿途上没有人一起随行太寂寥吗?

 

为什么要在这里担惊受怕,畏畏缩缩,不敢迈步。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回来了啊。

 

不知何时溢出眼眶的泪水打湿了面庞,咬紧牙也停不住的泪流满面。不可理喻的悲伤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

 

门被粗暴地打开,叶修毫不留情地挥拳打在苏沐秋的腰腹上。扯过苏沐秋的衣领抬头吻了上去,近乎撕咬的亲吻令舌尖充斥着铁锈味的血液。刚刚握拳的手张开紧紧抓住苏沐秋的衣服,想要握碎什么似的绞在一起。

 

“混蛋……混蛋……”

 

苏沐秋伸手覆上紧篡着自己衣服的手,将叶修的手掌打开,换上自己的手,稳稳地握住。唇温柔地点上叶修的额发。

 

“对不起,对不起,阿修……”


-TBC-

评论(2)
热度(30)
© 红烧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