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懒
重温旧梦泪自流

全职爬出中
爱生活爱邹远,品人生苏大眼

cp杂墙头多
不会爱屋及乌,但会恶屋及乌
雷点高萌点奇葩
关注有风险,下手需谨慎
225 13

[叶喻]我觉得我裤子拉链没拉

短打一篇证明我!还!在!


1

 

叶修这个人夏天最常穿的就是深色圆领棉T恤,便宜耐脏好叠。省出钱去买烟,挤出时间去荣耀,标准宅男范,找不着女朋友那种的。不过叶修人格魅力过于强大,外在的邋遢掩藏不住内在的美,女朋友虽然没有男朋友倒是有一个。

 

兴欣众人得知叶修和喻文州好上的时候都不知道这俩人是什么时候好上的,说不准叶修还叫叶秋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搞地下恋情了。且不追究他们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因为什么原因决定在一起的,单单是叶修这种人居然还能有人喜欢就足以让他们震惊到跳西湖自尽了。

 

没错,叶修,兴欣里的第一只脱团汪。

 

但这也不能怪他们,喻文州简直就是叶修的对立面。每天早晨挑衣服做发型,抹个香水还要根据见面时间算好了前中后调,衬衫袖子是系好扣子还是挽到手肘小臂手腕都要讲究讲究再讲究,加之南方人的恬静典雅……好好的一个白马王子,怎么就跟了叶修这个老东西呢。

 

不过说实话,喻文州这种人,他说他不是gay你信吗。

 

 

2

 

至于兴欣众人是怎么发现叶喻二人的猫腻,还要从第十赛季第二十五轮常规赛说起。尽管那场比赛兴欣2:8输给了蓝雨,比赛结束后所有人还是很没心没肺地在G市逛了一圈,第二天中午集合吃了顿饭,下午坐上回H市的飞机。

 

吃饭期间陈果一直盯着叶修看——夹着烟的手没错,嘴角上扬嘲讽脸没错,鼻孔朝天下巴看人没错。可是,怎么就是越看越觉得哪里奇怪呢。

 

叶修被陈果盯得发毛,说老板娘你就是看上哥了也要含蓄一点啊,况且哥是有家室的人。

 

陈果被这奇怪的即视感吊得难受,没好气地说就你还有家室,哪个不长眼的。

 

这时候包子突然大吼一声,老大你买新衣服啦!

 

叶修说没啊,结果对面的陈果又一拍桌子激动地站了起来,我终于知道哪儿不对劲了!!叶修你居然穿衬衫!!还是白色的!!

 

叶修朝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我穿个衬衫怎么了,而且我不穿白的还能穿黑的吗,文州他虽然是骚了点,还不至于骚到穿黑衬衫吧。

 

………………哦不。

 

其余的人默默捂脸。

 

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3

 

然而一秒变身高富帅成为人生赢家的叶修,在得意了不到一个小时之后,迎来了足以摧毁他整个世界的变动。

 

这是一种很常见的天气现象,一般穿裙子的女生会格外小心并将之成为“裙底妖风”,深受广大男性和部分女性的喜爱。

 

简单来说,叶修在走出酒店之后遇到一股上升气流。

 

造成的直接影响就是,可怜叶修随意搭在裤子上的那片单薄的衬衣布料,顺着气流飞——了起来!相比之下较冷的空气从大敞着的开口钻了进去,激得叶修打了个寒颤。这种飘飘欲仙仿佛自由地飞翔的暴露感令他迟迟无法释怀,定格在原地细细品味。

 

活了二十九年的叶修,第一次认真地怀疑着,思考着。

 

我今天的裤子拉链,真的拉了吗。

 

 

4

 

世界邀请赛结束后,领队和队长被留在B市处理剩余事物。大大小小的事忙完了之后,叶修盘算着反正老头子那边还没催他回家,不如去兴欣看看。为人父母操心多,一把屎一把尿地把兴欣拉扯长大,是时候让那群小兔崽子知道自己的妈妈是谁了。

 

叶修和喻文州在H市也就待一两天,最后很没新意地决定去看看西湖吃吃楼外楼。兴欣众人都跑出去了叶修才磨磨唧唧地穿好鞋,结果一只脚刚刚迈出防盗门,又立刻退了回去。

 

叶修忘了自己拉没拉裤子拉链。

 

叶修?喻文州在门外有点不明白地看着他。

 

检查好裤子拉链的叶修大步流星走了过去,没什么,我就是觉得我裤子拉链没拉。

 

喻文州笑了一下,伸手就去摸。手指沿着拉链磨了一圈,得出结论,拉上了。

 

叶修顺势将刚刚吸进的一口烟吐在了喻文州耳边。

 

回来拿烟的魏琛看见后直接拍拍屁股走了,烟也没拿,跑到陈果身边低声问了句,老板娘,我觉得我裤子拉链没拉。

 

然后魏琛就顶着一个红色手掌印子去旁边的便利店买了包长嘴利群。

 

 

5

 

叶修和喻文州过得挺有逼格,在H市待了两天后二人告别兴欣,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干净利落飞去了G市。

 

真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来接机的是黄少天和卢瀚文,说是小卢太想队长了无论如何都要过来。卢瀚文隔着老远就看见了全副武装的喻文州,双臂摇摆左摇右晃,突破重重艰难险阻卢瀚文冲过去抱住了喻文州的腰。

 

队长你终于回来啦!

 

恩,小卢这段时间有没有乖乖听话啊。

 

当然啦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叶修呵地一笑说小孩子最喜欢说这句话了,旁边的黄少天一听不高兴了噼里啪啦冒出一堆文字泡发动全方位攻击。叶修修为高深不为所动,喻文州就拍拍黄少天的肩膀说少天去推个推车过来吧,带的东西有点多。

 

世界终于清静了。

 

车子推来后卢瀚文自告奋勇要帮忙,不知道怎么搞得卢瀚文一弯腰突然尖叫着跑到了黄少天身后,拽着黄少天的衣服哆哆嗦嗦地试探性地伸出头来瞅了瞅,又立刻缩了回去。

 

哎哎瀚文你怎么了。

 

小孩因为羞怒憋红了脸却吐不出一个字。三个人一起看着他不知道他在唱哪出戏,小孩只好一闭眼一咬牙一跺脚,心一横就喊了出来。

 

叶修你这个臭表脸的小表砸!!!

 

世界更加清静了。

 

 

6

 

出租车上喻文州哄着坐在他身边的卢瀚文,说瀚文以后可不能这么做了。

 

卢瀚文不服气指着被他逼着坐到副驾驶座上的叶修说是他先不拉裤子拉链耍流氓的!

 

叶修说我哪儿知道我今天真的没拉啊,文州你也不帮我检查检查。

 

喻文州瞪了叶修一眼,不理他,问卢瀚文,瀚文你先说你那句话是跟谁学的?

 

卢瀚文两只大眼睛里映着喻文州人畜无害的笑脸,睫毛扑闪扑闪地。卢瀚文十分开心地大声回答,跟黄少他们学的!

 

呵。

 

喻文州和叶修同时笑了。

 

 

7

 

“文州,你帮我看看呗。”

 

“没拉。^ ^”

 

喻文州一把拉开叶修的裤子拉链后说。


-END-

评论(13)
热度(225)
© 红烧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