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懒
重温旧梦泪自流

全职爬出中
爱生活爱邹远,品人生苏大眼

cp杂墙头多
不会爱屋及乌,但会恶屋及乌
雷点高萌点奇葩
关注有风险,下手需谨慎
34

[焰钢]亏欠 02

我好俗

终于要写点对的起我LFT ID的东西了我好惭愧



02


爱德到底没能执行他原先定下的计划。从东方政府出来后打车回了旅店,却没有进去,而是站在路边拦下了另一辆空车。

 

此时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爱德摇晃着杯中的金黄色液体,冰块与杯身相互碰撞发出的细微声响淹没在不远处的舞池与音响内。他眼神飘渺地望着前方,兀自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今天太急躁了。

 

从火车上到东方政府,他理应更平静地面对。他早就成年了,二十多年的历练尽管仍不足以令他沉稳老练,但也足够磨去年幼无知时的冲动,他自认为自己已经有能力面对大部分境况,但明显那个叫罗伊·马斯坦的男人在情况之外。

 

爱德是喜欢这个人的。

 

他这么告诉自己,尽管他的理智告诉他这种念头真的可笑。他体验过很多次所谓的“一见钟情”:午后柔软的阳光打在高挺的鼻梁上,街头被风出得恰到好处的硬朗大气的灰褐色风衣,半阖的眼眸中流露出的深情……那些的确会让他怦然心动好一阵,但那些用不了多久就会散去,他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以后也不会再见到。

 

但是这次不一样。他以后会有很长时间都要和马斯坦相处,在狭窄的实验室或者办公室,马斯坦会用他能点燃火热的吻的双唇和自己交谈,会用他抚摸过其他女人或者自己的性器的双手拿起自己的报告书。在封闭的换衣室里,他可以闻到来自马斯坦衣服上的古龙水的香气……

 

如果马斯坦也是个弯的,爱德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找他来一炮,最好还能是长期的。可惜马斯坦是个直的,见面三次他身边站着的都是女人。

 

爱德有些恼怒地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不太客气地招呼酒保再来一杯。下一秒酒保就拿出一杯爱德刚刚喝着的酒推了过去。爱德有些惊讶,酒保只是平淡地比了一个手势。明白过来的爱德朝着酒保所指的方向看去,一个棕发男人坐在他的不远处,朝着他温和地笑。

 

那人没什么特别的,标准的一张亚美斯多利斯脸,穿衣风格也很大众。不过看着挺顺眼的,温暖的笑容的确能消除一些他的烦躁,也不算太坏。

 

爱德勾起嘴角点头示意,喝下一口杯中的酒。

 

男人从座位上下来,来到了爱德身边坐下。拉进的距离让爱德能闻到男人身上同他笑容一般柔软且不张扬的味道,宽厚的手掌令爱德不禁在心里描绘男人衣服遮挡起来的的肌肉线条。

 

爱德变得愉悦起来,他开始和男人漫无边际地闲聊。来酒吧真是个不错的选择,能让他暂且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做永远比胡思乱想来的美妙。

 

他们聊得越发开心,爱德都被男人的言语逗笑了。男人更加得靠近爱德,双手开始不安分起来。他的一只手搭上爱德的大腿,另一只拦过爱德的肩膀。爱德了然地抬起头和男人接吻,夹杂着浓烈的酒精,二人的双舌绕在一起。覆在爱德肩膀上的手伸到爱德胸前大力地推揉,原本搭在爱德腿上的手移到胯间,隔着布料揉捏。

 

爱德被刺激得稍微清醒了些。他虽然是来找人的,但是还没开放到在整个酒吧的人的眼前做。

 

他想要推开男人,却意外地发现自己没什么力气。分身在男人手中异常快速地肿大起来,身体内部向外冒着令人发寒的虚汗。爱德忙乱地睁开眼看向酒保——一张陌生的脸。

 

妈的。


TBC

评论
热度(34)
© 红烧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