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懒
重温旧梦泪自流

全职爬出中
爱生活爱邹远,品人生苏大眼

cp杂墙头多
不会爱屋及乌,但会恶屋及乌
雷点高萌点奇葩
关注有风险,下手需谨慎
30 13

[焰钢]亏欠 2.5

.5真的不是番外呀
好久没写肉写肉能力又下降了ಥ_ಥ 本来就不好吃现在更完了(扑通)
我也不想卡肉,只是,和脑补的出入太大我心塞ಥ_ಥ

这次前面的话还是好多……

2.5

在酒吧被人下药并不少见,但是爱德华之前一直忽略了这点。他是这家店的老顾客了,在去中央之前。他认得这里的老板,和这里的酒保关系也很好,那时候他根本不怕这些小手段——有眼神的都能看出来他的地位非同一般,就算是一些没什么眼神的,妄图做一些多余的事情,也会被酒保提前拦下。可是面前这个面无表情转动着调酒瓶的酒保他一点印象也没有。他忘了他离开了这里很久,也不知道这里后来发生过什么。

爱德华在心里懊恼着自己的大意: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他根本不会来酒吧!他只想找个人来分散他对马斯坦的注意力,睡一个安稳的好觉;而不是被一个会给人下药的变态做整个晚上,明天早晨还可能起不来床。这样不仅他原先买好的火车票会变成废纸,而且等回到里赞布尔之后还会被温莉和阿尔缠住问他为什么这么晚才回去。他需要想好多理由去堵住那两个人的逼问——他还没有公开自己的性向,就算公开了,被人下药了这种事他也说不出口。

想到这里爱德华变得更加难受,他准备伺机反抗。他讨厌这种卑劣的手段以及事态脱离自己控制的不确定性。

但是男人似乎早有准备。玩弄着爱德华胸前的手向下拂过爱德华的腰身,然后一把抓住正在蓄力握紧的双拳,将他们扭到爱德背后。男人另一只手也离开了爱德肿胀的前面,从口袋里拿出什么,扣上了爱德的双手。

那是一副劣质的塑料手铐。

要是在平时爱德华有绝对的自信能徒手将这东西掰断,但如今他的力气正在一点点流失。时间越久,无力感越发浓重。男人甚至没有放开他的双唇,即使不再深入口腔,只是含住不断地啃咬,令他无法发出声音。

紧接着男人撩起爱德别在裤子里的衬衣,贴着紧致的竖脊肌探下,从包裹着臀部的裤子中找出一丝缝隙直接伸向爱德的后穴。紧身的裤子让爱德更加清楚地感受到男人的动作,带着黏稠液体的手指不客气地插入旋转,以及自己后面无法抑制地收缩。

巨大的惊恐感和羞辱感铺天盖地地涌向爱德,他开始不顾一切地反抗挣扎,企图从男人手中逃走。然而没过多久爱德陡然停止挣扎,颤抖地闭紧双眼。

男人终于放开了他的唇,手上的动作却不停,看着爱德自己咬紧下唇隐忍的模样,满意地亲吻了一下爱德的额头。而爱德已经完全瘫软在了男人身上。男人抽出湿漉漉的手指,不稍时又塞回去,只是这次多了一个坚硬的物件。

爱德惧怕地睁大眼睛——他本以为他已经预料到了最坏的结果,却不曾想过这男人居然会用道具!爱德真的慌乱起来,甚至开始祈求能碰到熟人来帮帮他。

所以在见到白天那双鞋再次出现在视野里的时候,他下意识地就叫了出来。

马斯坦惊讶地停下脚步,四处张望,他听见有人在叫他。这家酒吧他不怎么来,尽管他的养母在半年前将这家酒吧买了下来。他常去有漂亮小姐簇拥着他聊天喝酒的店,而不是这个只有男人的gay吧。

“你他妈最好别做什么多余的事。”男人咒骂着威胁爱德。

“马斯坦!……唔!”爱德本不想理会男人,然而体内的跳蛋肆意抖动令他不得不停止。所幸的是马斯坦已经看见了他,并朝着他走来。

“你现在放了他我还可以让你走着出去。”马斯坦压低了声线冰冷地逼近着,“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在警局的人脉,也不知道这家店也是我的地盘,但是我不介意都告诉你。”他朝酒保使了一个眼神,酒保便立刻意会,拨通了内线电话,叫了保安进来。

男人骂骂咧咧地说自己真是倒霉摊上这种事,看了一眼自己还架着的人,没好气地推给马斯坦。爱德踉踉跄跄地跌到马斯坦身上,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支撑他自己保持平衡。他必须双手紧抓住马斯坦的外衣,以保证自己不会跌下去。还好马斯坦下一秒就揽住他的腰身,强有力的臂膀给了爱德今晚唯一的安全感。

直到看着男人推门出去,爱德华才放松下来,泄出几声难耐的呻吟。

“艾尔利克?”

“……抱歉,”爱德说得断断续续,“能再帮我一个忙吗?把我送到酒店。”

TBC

评论(13)
热度(30)
© 红烧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