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懒
重温旧梦泪自流

全职爬出中
爱生活爱邹远,品人生苏大眼

cp杂墙头多
不会爱屋及乌,但会恶屋及乌
雷点高萌点奇葩
关注有风险,下手需谨慎
29 4

[叶喻王]那天你唱的歌 03

哈喽,大家好,我,回来,了

昨天霸图O的蛇草水 喝得  好开心  啊  ⁄(⁄ ⁄•⁄ω⁄•⁄ ⁄)⁄

我猜你们都不记得这篇了,没关系我记得就好了

日一下这个狗一样的时间轴,太苦了,直接跳过去了好多(扑通)

我选择死亡

这次刷的叶王,马上就开始喻王线了(✿◡‿◡)

至于这个马上是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了



03

 

昨日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似乎把冷空气也冲走了,前几日穿着正好的毛衣现在穿在身上竟有些热。时间在掰着手指头盼着假期到来的空档悄然划过,日期在念着周五的每一天逐渐增大;中厅公示栏上已经张贴出新一届的学生组织竞选流程,食堂卖馅饼和面包的队伍排得比平时长一倍,充满饭香的教室里高一学生拿着面试演讲稿一遍遍地背。

 

王杰希放下手中的竞选稿,侧过头看向窗外。

 

他从来没想过原来时间可以过得这么快,隐约间还记得在曾经管制严格的初中,寒假结束后穿着厚外套在操场上列队站好。教学楼上挂着横幅,上面写着“新学期欢迎回校”,他却在队伍中数着还有多久才能毕业。而今他已然忘记是什么时候放的寒假,现在又是开学后过了多长时间。

 

一个学期过得太快,似乎过得有些浑浑噩噩,又似乎每天都被学业和部门社团占满。

 

稿子的边角被握久了有些卷,上面的文字干净整洁,显然是重写抄写了一遍。

 

其实他大可以不必这么认真,他不是不知道前辈们对他的重视,部里的人也经常拿他开玩笑,说是下届部长肯定是他。团委和广播站也就算了,据说电视台那边也想来抢人,反正电视台和广播站都是一家亲,说不定高二的现部长一个高兴就换到电视台了呢。

 

当事人却是对此不置可否,该做的还是照常不误地做,其他的任由别人去说。

 

其实他更想去学生会,其实他并不厌烦每天紧张筹备以及部内工作,其实他只是在想……时间究竟是在什么时候被按下了加速键。

 

刚才去食堂的路上他碰见了叶修。

 

原本他心情不错地好好往前走——虽然在他们学校午饭都是跑出来的,不过由于已经讲完课但是还剩下最后三分钟,在同学们的苦苦哀求下老师装疯卖傻允许了提前跑饭。总而言之可以不紧不慢经过还在上课的教室走去食堂打一份自己最喜欢吃的菜还不用排队,怎么想都是很愉快的。

 

除了刚出教学楼就打响的下课铃,身后就轰隆隆开始跑饭的声响,以及走着路还能被跑饭的人突然撞得摔倒在地上。

 

哎同学你没事吧。

 

王杰希看着那只抓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都没来得及回话。

 

大眼是你啊,快跑快跑,待会人可就多了。

 

王杰希还没反应过来,肩上的力度转到到胳膊上,不等他回答就被拉着跑了起来。

 

从教学楼到食堂的路不算长,但是楼梯多,爬着费事还累。跑饭这事王杰希不常做,虽然他也觉得运动之后再吃饭更香,但是他不喜欢气喘吁吁地跑进一个蒸笼然后接着在一群人中人挤人。

 

只是今天跑得轻飘飘得,倒不觉得很累。刚进食堂的时候人不多,开着的窗户还有风吹进来,竟然还有些舒服。

 

他们已经来得算早的了,馅饼摊前还是有十几个人已经排上了,好在这馅饼摊的队向来是排得最快的。

 

叶修松开了握着王杰希的手,伸去口袋掏饭卡,动作太自然,让王杰希以为叶修还牵着他。皮肤上还留着叶修的温度与味道,可是却没了叶修的存在,空空留下几道红印子。王杰希有些出神地望着前方,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不太常见的食堂还是叶修突然放开的手。

 

搞得像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王杰希暗自嗤笑了一声。

 

我以为你会去吃菜,没想到也来吃馅饼,不健康。

 

王杰希看了眼没什么人的打菜窗口,你去我也去。

 

别,我真没空,冯老头今天作业又布置一厚摞。

 

说得就跟你全写似的。

 

……竞选稿我都开始琢磨有什么办法可以带到现场直接念了。

 

王杰希叹了口气,抬了抬下巴示意叶修要到你了。

 

 

 

万人评选还是如期举行。说是万人评选,也不过是把高一生全部聚集到礼堂,走个直接投票的民主选举形式,真正的话语权还是在现任干部和校领导手上。尽管如此,却没有人不重视这场演讲的效果。

 

所有参选人都穿着正装——那些大多是问自己爸妈借来的,总会有些不合身。有些体型差得过大的,西装松松垮垮地塌在身上,显得有些滑稽。

 

叶修在礼堂厕所镜子前摆弄着头发,从镜子里看见走进来的王杰希,西装革履的模样还真有那么点意思。

 

叶修打开水龙头沾了些水,去压脑袋后面翘起来的头发,头也不回说大眼你这身衣服不错啊,挺合适的嘛。

 

还好吧,我和我爸都长得比较高。

 

呵呵。

 

王杰希说的是初中学校辩论队打进市决赛的那次。原本都是统一穿校服的,然而决赛就要求各位辩手着正装。叶修那会还没长开,他爸的衣服大了一圈,衬衣还能往裤子里掖,但是外套套上后看着就跟小短腿似的。

 

叶修中午在厕所里憋了半天也不出去,校车都要开了,带队老师跑叶修班里找了好几次人。王杰希去厕所找人的时候看见叶修苦大仇深地提裤子,领带随便挂在脖子上还没系。

 

王杰希抿着嘴浅浅地笑了起来,拿起领带按着叶修转向自己,一点也不生疏地绕过叶修的脖子,系得有模有样。

 

想不到大眼你还有这种技能。

 

恩,特意为你学的。

 

这东西麻烦得要死,我好几年都不戴一次。

 

是是是。

 

王杰希最后理了理那个结,让它服服帖帖地挂在叶修胸前。

 

快过去吧都要到时间了,王杰希边说边折好叶修的衬衫领子,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难堪地歪过头,穿西装的样子很帅。

 

叶修扑哧一声笑出来,搂着王杰希的腰在厕所里和他亲吻。从额头到嘴唇,温柔到把王杰希几乎融成一滩水。

 

等我带一个第一回来。

 

叶修在王杰希耳边轻声说。

 

 

 

王杰希站在叶修旁边看着镜子,什么也不做。

 

叶修这次西装合身得就像是专门给他定做似的,西装裹着躯体微微显露出即将变成男人的成熟,紧贴在身上透露着他身体迷人的曲线,黑色的正装愈发彰显出叶修的强大和魅力。

 

叶修全身上下都是那么完美,包括他胸前的领结。

 

王杰希垂下眼脸,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触碰到叶修的双唇时还是大脑一片空白,他伸出舌头,沿着叶修的唇线描了一遍,妄图推开那双紧闭的唇齿。

 

简直就是生物的本能,名叫王杰希的生物。他曾无数次地想这么做,曾无数次地压抑着心底可笑的念头。而理智却在这一刻不知跑去了哪里。

 

门夹杂着风被粗暴地关上,一声巨响才令王杰希回到现实。他被叶修推到墙壁上按住亲吻,舌尖被反复吮吸,口腔被一遍遍搜刮。他气息不顺地发出轻微的呻吟。叶修沉重的呼吸打在他脸上令温度不断攀升,在这狭小而开放的空间里相互索取。

 

但是叶修先停住了。

 

他缓缓退出王杰希的口腔,不轻不重地啄了一会儿他的唇,离开的时候王杰希双眼还充着水雾。

 

叶修很贴心地整理了一下王杰希在刚才有些弄乱的衣服,说快走吧,马上就要开始了。

 

王杰希目送着叶修拉开门离开,他却倚在墙上直不起身。

 

他似乎知道哪里不对了。过快的时候顾不全所有的情感,冲淡了许许多多,却唯独留下了他的一厢情愿。


TBC

评论(4)
热度(29)
© 红烧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