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懒
重温旧梦泪自流

全职爬出中
爱生活爱邹远,品人生苏大眼

cp杂墙头多
不会爱屋及乌,但会恶屋及乌
雷点高萌点奇葩
关注有风险,下手需谨慎
61

[三日鹤]牙疼

今日份的祭文

甜甜的(希望有写出来)校园趴

1

鹤丸国永最近发奋学习起来,努力程度堪比期末考前一个周。

除了每节课不打瞌睡认真听讲做笔记这种基本要求,课间时也在座位上抱着练习题不停地写,甚至要不是为了接水和上厕所,他都有种一整天不会挪窝的架势。连他最喜欢的吓人恶作剧也被搁置到一边。

说起来,他这几天也没有好好吃过饭。

烛台切看着不远处的鹤丸国永从摊开在面前的习题中抬起头,脖子转了一圈,紧接着又立刻低下头去,无比担忧地想着。

 

用红笔批注完毕后鹤丸国永将书随手合上推至一边,又从旁边摞着的一堆书中抽出一本摊开,打算继续写。

现在距上午最后一节课下课只过去了十分钟,教室里空无一人。除了鹤丸国永。他似乎已经习惯,又饱含痛苦,撑起下巴看向窗外湛蓝的天空。

隐约间传来鸡腿饭的香味,并且愈来愈浓。鹤丸国永深深吸了口香气,转而满不在乎地扑回到练习题上。

他现在对这无意间的诱惑已经产生了足够强的抵抗力,即使他从早到现在,或者说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怎么吃过东西了。最初的时候他会在中午一下课就趴在桌子上睡过去,借睡眠躲避那些饭香对空腹的折磨。当然他也是真的很困,晚上睡的时间少只能靠白天来补觉。

当那份鸡排饭被放到他的桌角上时他还是挺惊讶的,他抬头看见手中拿着两份盒饭的烛台切,正好迎上对方疑惑的目光。

其实鹤丸国永是不想解释的,解释的过程麻烦又无趣,真相公布后的后续追问也会叫人招架不住。但显然事到如今已是无法再继续隐瞒了。

鹤丸国永有些生无可恋。

“牙疼。”

 

2

 

鹤丸国永不知道烛台切是怎么对别人说的,总之整个下午他就没有清静过。

先是大俱利。那家伙先是一声不吭地拿了瓶矿泉水放在他桌上,然后又一声不吭地走了。

然后是萤丸。他也送来了一瓶矿泉水,双手食指抵在面颊上留下浅浅的凹痕,摇头晃脑的,冲着鹤丸直笑。鹤丸国永一面风轻云淡地浅笑着看回去,一面暗想要不是他了解萤丸,他都要因为以为对方是在嘲笑他而捉弄他一番。

接着是石切丸。他带来一盒止痛药,并满怀爱意地抬起鹤丸的下巴。“愿你……”石切丸突然顿住,表情纠结地思考了一会儿,最后也只留下了句干巴巴的“快点好起来”。

…………

鹤丸国永不想说话。

鹤丸国永盯着桌子上花花绿绿不同商标品牌的矿泉水和各类盒装罐装的止痛药以及忘了是谁带来的姜片——究竟是谁会上学的时候带着姜片啊!心想这习是不用学了,随性拿出手机自暴自弃地玩起来。

聊天软件在屏幕上方弹出消息提醒。

和泉守兼定:听说你牙疼?

鹤丸国永:恩

和泉守兼定:真可怜,给你点礼物

鹤丸国永:?

和泉守兼定:[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对话框中的食物图片刺痛了鹤丸的双眼,他只想跑出去揍和泉守兼定一顿。不,他要绑架崛川国广,让和泉守穿着搭配奇怪还皱皱巴巴的衣服,飘逸长发乱成一团,面容憔悴地来学校。他要让全校女生都知道她们的男神和泉守兼定是个离了崛川国广就无法生活的重度生活残障!

鹤丸国永愤怒地锁上手机,咬牙切齿念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嘶——

咬着牙了,疼。

 

3

药盒上密密麻麻的小字看得鹤丸国永头疼,索性扔一边,整个人向后仰去。他用舌头舔了一圈两侧的磨牙,心拔凉拔凉的。

他闭上眼睛认真思索了一会儿,自己平时按时刷牙,牙刷及时更换,从不大量吃糖……好吧是会偶尔去抢今剑的糖来吃,但是也不至于牙疼吧!

鹤丸难过用力踩了几脚地板,瘪着嘴睁开眼,却被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边正悄无声息的三日月宗进吓个半死。要不是身后还有张桌子挡着,他能失去重心摔到地上。

 “哇啊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啊!”

 “刚刚来的。”三日月宗进笑着将手中的保温盒放到鹤丸桌子上,再一个不漏地把那堆止痛药都收到一边。“粥趁热喝,这些药别吃,对身体不好。”

“三日月你太厉害啦竟然有粥!”

难得提起兴致的鹤丸国永迫不及待打开扣得紧实的盒盖,氲氤的热气在盒盖内侧化成一层水起,打在鹤丸国永白净的手指上暖得他止不住地傻笑。心里的小人幸福地捂着满足的小脸,满地打滚。

且不说假如这番心理叫下午那群过来关怀他的好友知道了会不会胖揍他一顿,就是鹤丸国永自己看清盒内只有大米和水的白粥之后脸都被啪啪啪打得极为响亮。他不死心,凑近去嗅了嗅,没一点甜味。

经历了大起大落的鹤丸国永眼神空洞,双腿一蹬与那盒粥拉开了些许距离。

“鹤不喜欢?”三日月拿过身边的一把椅子,紧挨着鹤丸坐了下来。

“没味,讨厌,不喝。”鹤丸国永索性双眼一闭,妄图封闭在自我小世界里。

“这可是我特意叫家里人做好送的。”三日月的声音有些低落。

鹤丸国永眼皮动了动,似是有些动摇。诡异的沉默在二人扩散,仅有他们二人的教室此时安静得叫人心慌。

率先沉不住气的鹤丸半睁起一只眼,偷偷瞄了眼三日月,却见那人还是一张万年不变的笑脸盯着他看。自知这次又是自己输了的鹤丸国永也不装了,举起双手以示投降,颇为勉强地舀起一勺白粥。

“等等。”

三日月叫停了鹤丸的动作,在鹤丸不解的注视下拿过鹤丸手中的勺子,微微吹了几口气,递到鹤丸嘴边。

鹤丸国永被这直接的举动羞红了脸,但还是默许着喝下勺中的米粥。

“甜吗?”

“……不甜。”

“那……”三日月宗近起身,好看的眼眸中映着鹤丸国永与平时不是一个色调的发红的皮肤,低下头覆上他的唇。简单的触碰后三日月再次坐会位子上,鹤丸国永脸上的热度急剧升高,好像能看到那头纯白的发丝之上冒出了阵阵白烟。

“这样甜吗?”

“……甜!甜死了!甜得牙更疼了!!”

END

其实是想写爷爷含着喂给姥爷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但是好害羞啊还是不写了大家脑补一下就好

评论
热度(61)
© 红烧肉 | Powered by LOFTER